□汉风物语 从楚王的头盔铠甲 看汉代人的安全

1.jpg

◎文/图 张胜男

  编 前

  今年4月,公安部交通管理局部署在全国开展“一盔一带”安全守护行动,7月1日,《江苏省电动自行车管理条例》正式施行。在各种规定的推行及媒体宣传下,人们对骑乘电动车戴安全头盔日渐重视。

  头盔铠甲是冷兵器时代的重要防护用品。徐州狮子山楚王陵出土的多件铁甲、铁胄,见证了徐州的战争历史,也体现了古人的安全意识。

  甲又叫“介”或“函”,是古代将士穿在身上的防护装具,可以保护身体的重要部位免受冷兵器的伤害。古甲胄品类繁多,质地多样,制作工艺涉及面广,是古代战争史、科技史、考古学、文物学等学术研究不可缺少的一项。

  从战国晚期到东汉,随着铁制兵器的发展,铁铠逐渐代替皮甲成为主要的防护装备。西汉时,人们称铁甲为“玄甲”,“玄”即黑色。汉代铁甲不仅在编制工艺上日益精湛,而且铁甲的锻造技术也不断提高。据测定西汉铁甲片表面为铁素体的退火组织,中心部位的碳含量很高,使甲片不仅坚硬而且富有韧性。

  1995年发掘的徐州狮子山楚王墓中所出土的数套西汉铁甲具有重要的文物考古价值。这批出自楚王墓地宫的铁甲胄,从铁甲的残存痕迹可以看出,铁铠甲被折卷整齐后用多层丝绸包裹放置于墓室之中。由于该墓地宫曾遭盗掘,所有铁甲胄均被拽散扰乱,出土时甲胄近万片,铁甲残片混杂一起,其清理和修复工作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考古专家通过对甲片大小、形状、数量、孔径、编缀方法等全方位研究,结合各地出土的甲胄标本的对比,从中整理出了四套铠甲,其中包括札甲一领、大鱼鳞甲一领、小鱼鳞甲两领,此外还有铁胄两顶。目前徐州博物馆已成功复原修复了札甲、大鱼鳞甲和一顶铁胄,并陈列在徐州博物馆“金戈铁马”展厅内,还有另外两领小鱼鳞甲和一顶铁胄暂未修复。

  札甲基本脱胎于中国传统的皮甲,由细长的长方形大甲片组成,因形如书札而得名,分别由肩甲、披膊、身甲和甲裙四部分构成,右开襟。主体甲片长17-22厘米,宽约3.5厘米,上端平整,下端抹圆;肩甲多用椭圆形甲片,披膊与裙甲多用舌形片,共用甲叶836片,所有甲片均用麻绳编连,并用皮革和丝绸包边衬里,重量达到16.5公斤。

  大鱼鳞甲的甲片叠压密似鱼鳞,右开襟,用麻绳连缀628片甲叶分别由肩甲、身甲、前裙甲构成,甲片形式多样,主体部分多用上平下圆近似马蹄形甲片,重量为9.43公斤。在徐州北洞山楚王墓和驮篮山楚王墓也各出土过一件,但狮子山楚王墓的这件是目前考古出土年代最早的大鱼鳞甲实物。

  铁胄,汉时也称兜鍪,即“首铠”,也就是保护头部的胄,外观如“风”字形,由胄体和垂缘两部分组成。胄体上部由一圆顶片和12片弧状梯形甲片编缀,下部呈圆筒状,由3排特大型甲片编联,前部开有一窗口,露出人面的五官,垂缘呈上小下大喇叭状,可自由伸缩,方便颈部运转自如。全胄共用甲120片,重4.7公斤,最大限度保护人体的头、颈部,另外编缀胄体的丝带局部有装饰性编纹,垂缘底部包边,胄体由皮革丝绸衬里,胄顶中心一孔应是系盔缨或是用以系绳便于手提之处,美观实用。

  这些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的铁质甲片,片体皆为锻制,有冷锻和热锻两种,其中部分甲片是用含碳量不同的钢材叠打而成,韧性强、硬度高,具备坚固的防护能力。甲胄的制作工艺复杂,非手艺娴熟者不能为之,应是官营作坊统一组织,以类似流水线的方式进行,便于组装编缀以及修复时甲衣之间甲片的“兼容”和替换。编缀方法大致是先横编后纵连,横编时从中心一片向左、右编缀,纵连时由上向下,所以铠甲一般是上排压下排,前片压后片,但在活动部位如肩部、腰胯部等处,则是左右横向固定,上下纵向活动编缀,编时需要下排压上排,编织用的麻绳留出可供上下活动长度。总的来说,此时铁甲的编缀方法有了显著改进,有规可循,受损后更便于维修。

  狮子山楚王墓出土甲胄的成功修复,向人们展示了西汉早期形制最完备的一组实用铁甲胄。从这些铁铠甲的形制可以看出,汉初铁甲尚处于一种发展演变时期,既有先秦铠甲的形制,也有汉时新出的甲型,并从宽大的甲片向防护全面、制作精细的鱼鳞甲过渡,保持时代共性的同时,也具备了独特的地域性。这为中国古代甲胄史研究提供了新标本,对了解汉代铁胄的形制及演变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

  总第25期

  探求中华文化起源 保护民族传统基因

  关注前沿学术研究 分享人文思想光芒

  《汉风周刊》每周四出版

  邮箱:1740449948@qq.com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