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风舞动,古彭文艺『后浪』的追梦独白

1.jpg

岳凯在文物布展中。

2.jpg  

北京理工大学文遗专业同学观摩岳凯在云龙山碑廊传拓。

3.jpg  

岳凯刻瓷作品《追梦》。


  ◎徐报融媒记者 张瑾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本月,由徐州市青年美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岳凯主持的江苏艺术基金2017年度美术创作资助项目“刻瓷《汉风舞动》”顺利结项,与此同时,他的以《而立》为书名的个人作品集也将付梓。

  对三十出头的岳凯来说,以“而立”命名作品集,既是对自己艺术实践的小结,又是新起点再出发的自我激励。

  岳凯涉猎广泛:刻瓷、书画、摄影、收藏、策展……从事文博工作的他,将所学、所长应用到本职工作中,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在保护和传播地方文化方面频显身手。许多人评价他“做了许多不是这个年龄所要做的事”。

  每一个民族的文化复兴,都是从总结自己的遗产开始的。6月13日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之后,岳凯忙完所在单位徐州博物馆非遗集市活动的服务工作,以《汉风舞动》刻瓷技艺为例,向记者讲述了他对徐州汉文化继承、创新的理解、探索和艺术追求。

  用汉画元素叙说“徐州方言”

  刻瓷是指运用特制刀具在烧制后的瓷面上进行雕刻的技艺。在6月13日至15日设于徐州博物馆乾隆行宫的非遗集市上,一位刻瓷艺人在瓷盘上叮叮当当地敲击,清脆而有节奏。岳凯说,17年前,自己就是被师傅刻瓷的声音吸引住的。

  岳凯上初二那年,经家人介绍跟随刻瓷名家王子炉学习绘画,由此与刻瓷艺术结缘。每当师傅刻瓷时,岳凯便站在旁边目不转睛地看。一次师傅因事外出,给岳凯示范了几个基本技法后,将一个急件交给他,岳凯出乎意料地完成了任务。

  王子炉自山东客居徐州,首创将汉画图像移植瓷盘之上,坊间有“汉画刻瓷第一人”之誉。在师傅的指导下,岳凯潜心研磨刻瓷,并关注和收藏汉画拓片,阅读相关资料,在技法和文化上有了积淀。

  大学期间,岳凯利用课余发展他的刻瓷爱好。无论在宿舍还是在家里,他将大把的时间用于创作,怕噪音影响别人,三伏天他也蒙在棉被里打着手电筒刻瓷,焐出一身汗竟浑然不觉。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以汉画为元素,岳凯的刻瓷作品《丰收乐舞》获得第八届中国(山东)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奖,《两千年前的竞技》和《大风舞动》分别获得第十届中国(山东)工艺博览会暨首届“一带一路”国际手工业民间艺术展银奖和铜奖。

  2008年,尚在上大三的岳凯在南京李剑晨艺术馆举办了“魂牵楚风·情系汉韵——岳凯瓷刻作品暨汉画拓片集藏展”,展览由南京艺术学院与徐州市文联主办,共展出瓷刻作品40余件,汉画像砖石拓片近50张。

  业界的认可、展览的成功,让“后浪”岳凯对汉画像研究的使命感越来越强烈:“每一幅汉画图像都经历了从原石到拓本的文化旅程,汉代艺术的接受史既是后代阅读、阐释、承传前代艺术作品的历史,也是今天的艺术家参与创造、与古人互动的历史。汉代人的生活已随历史而去,但是这种珍贵的图像语言可以换用一种新的叙事方式来表现‘徐州方言’。”

  再现汉画中的生命美与正能量

  以《汉风舞动》为主题的刻瓷将陶瓷艺术、中国传统水墨艺术、雕刻艺术、书法艺术等融为一体,兼具“金石韵味”与“水墨情趣”,不仅是对刻瓷艺术的保护与传承,亦是对两千年徐州汉画像艺术的借鉴和展示。

  岳凯认为,古与今的“生存”差异在汉画像石中得到了相同的旨趣,无论“向生而死”,还是“向死而生”,“生存”中原本潜藏着 “审美”的因子。

  本着这种观念,他于2008年创作了刻瓷《美之源》。这个作品直径50厘米,在云气缭绕中,一只仙羊立于右下部,头部向前方抬起,两只角也刻画成云气状,瓷盘三分之一处并列两个羊头。

  羊头在汉代墓葬门楣上非常普遍,有的门楣刻着大小不一的羊头达11个之多。羊因其味道鲜美自古受到人们的喜爱,徐州有一道名菜“羊方藏鱼”被称为“百馔之宗”,就是将鱼置于割开的大块羊肉中。“鱼”与“羊”的组合正是汉字“鲜”的来历。

  徐州作为汉文化的发祥地,正在积极打造世界级汉文化传承和旅游目的地。除了省艺术基金项目,岳凯还刻制了《生命的律动》《谁执彩虹当空舞》《彭城故事》等一系列以汉画乐舞为主题的刻瓷作品,彰显了汉文化的宏阔。

  汉画像中展现的乐舞以狂欢的姿态达到“无”(舞)的境界,在无我的状态中回归到自然的怀抱,物我融为一体,从而实现精神与灵魂的再生。岳凯认同法国学者哈弗洛克·葛理斯的观点“舞蹈和祈祷是同一件事情”,汉画像里的舞蹈就是用无声而有形的姿势与无形世界对话,就是祈祷的语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岳凯说:“当人受一定条件制约时,要不懈努力去克服困难,应时以变,不断完善、充实、提高自身,追求自我内在力量的充实。”岳凯在《吉凤朝阳》《泗水捞鼎》《天地情》《伏羲·四灵》《不亦乐乎》等作品中,都强化了人的主观能动性。

  为汉画赋予新的艺术表现形式

  岳凯将汉画搬到瓷盘上,并不是简单地临摹。他既有跟随传统工匠学艺的功底,又有经历艺术殿堂深造的学识,凭借多年的勤奋与悟性,在传统技艺基础上进行思考和艺术再创造,让古老艺术焕发时代风采。

  例如他的《昆仑幻境》作品,描绘的是西王母的形象,插入了一些怪异的神祇形象,画面构图自由、舒朗。他在刻瓷过程中突破了汉画黑白二维度造型的局限性,增加了灰的层次,从而增添了画面的凝重和深沉,空间关系更加丰富,意趣十足。

  对于艺术载体的转变,岳凯提到了版画制作对他刻瓷的影响:“我自幼受王寄舟、孙田成、仇奎训诸师的影响,在汉画艺术的启迪下,继承了‘砖刻版画’这一在江苏水印版画学派中独具徐海风情的特殊流派。”

  岳凯自大学以来的版画作品先后入选江苏省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美术大展和第四届、第五届安徽美术大展等。对版画和刻瓷的喜爱,他自言二者并没有本质的界限:“汉画本来就是一种独立的艺术,经过拓印,变成了一幅版画,艺术载体的转换实际上是对艺术构思、技巧处理与新载体的适应。”

  多年来,岳凯在认定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在求索中不断前进。

  “年轻的小伙子能够喜欢汉画像并将它錾刻在瓷盘上,刻得那么生动有趣,具有节奏感,真是不简单。”著名工艺美术理论家、教育家、我国“艺术学”学科奠基人张道一教授看过岳凯的刻瓷作品后,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能够像岳凯一样踏踏实实,不怕坐冷板凳,继续投入热情去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守护好我们的精神家园。

  江苏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顾颖在课堂教学实践上曾得到岳凯的帮助,她将岳凯比作是“资料小王子”:“岳凯的大脑就是一座千年宝藏,关于汉画像研究的资料都清清楚楚地排列在他的脑子里,无论是实体资料还是文献资料,在他脑子里都是活的,可见他背后下的功夫。”

  融个人情感全力以赴创造良物

  每一次的艺术创作都浸含着岳凯的心血,从选图、起形、落稿到錾刻、赋色、调整,自15岁第一次刻瓷到今天,岳凯将自己的个人情感融入其中,以求心与物的统一。

  “熟刻”是紫砂行业新兴的雕刻手法,打破了宜兴紫砂数百年来窑后不能雕刻的历史。不甘墨守成规的岳凯在紫砂壶上又做新的艺术尝试。他以汉玉、汉画为设计元素,刻制了富有徐州地方文化特色的“汉砖(砚)茶台”,受同行赞誉。

  2018年11月24日,江苏紫金电视塔户外大屏上打出了“‘一带一路·汉动中国’——徐州青年美术大展全国巡展(南京站)”的巨幅广告。这一江苏艺术基金资助项目,不仅是徐州青年书画艺术创作成果的集中展示,也是社会各界了解徐州的窗口。岳凯不但有作品参展,还主持了当天的开幕式。

  岳凯曾经在南艺人文学院给文物鉴赏与修复专业、文化遗产保护专业的学生带课,为保护具有400年历史的云龙山碑廊,带领学生进行了抢救性拓印。他将对家乡文化的热爱,渗透到日常的艺术创作、抗战资料收藏、文物修复保护中,力求把每件事都做好。

  岳凯喜欢《周礼·考工记》里的一段话:“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后可以为良。”他认为,天时、地气、材美指的是客观规律,而“巧”指的则是个人的技艺。

  “这是要让艺术家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了解熟悉地理和材料,包括气候和季节因素,全力以赴创造出良物,这样,才能得天时,达到哲学上的天人合一。达到这个境界,艺术作品就是和谐的,就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就是美的。”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