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前, 徐州人如厕很“讲究”


1.jpg  

驮篮山汉墓出土的厕所。

2.jpg  

骆驼山出土的溷厕一体的西汉陶制品。


  编者按

  悠悠大运河在徐州境内已经流淌了上千年,运河两岸历来是人类乐居的家园。这里有着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珍贵的历史文物也不断被发现。本期“文物会说话”,我们将聚焦汉代先民的厕所,解读其背后的故事,希望以此能勾勒出两千多年前徐州人的生活场景。

  厕所是人类文明的伴生物。据《徐州日报》报道,到今年10月1日前,徐州将对891座城市公厕进行功能提升,完善搁物板、挂衣钩、洗手液等便民设施,达到二类城市公厕功能水平。那么,在2000多年前的汉代,徐州人使用的厕所是什么样子,卫生条件如何呢?其实,历年来的考古发现早已用实物资料为我们揭秘。

  威风一时的汉代楚王们使用的厕所相当考究,如厕时有靠背可依,起立有扶手可倚,便溺后有清水可冲,对比现在的马桶都毫不逊色。这一点可以从驮篮山汉墓得到证明:1989年,在驮篮山楚王墓出土的石厕,建在距地面高1.5厘米、长149厘米、宽115厘米的厕台上,厕台中部靠后墙凿出规整的长方形厕坑,并利用山岩裂隙作为象征性的排泄道。组合部件磨制平整光滑,设计合理。石厕制作精细,厕间隔壁还建有沐浴间,地面雕琢方形浅槽,人可站在槽里面进行沐浴。厕间和沐浴间设计科学,建造得十分考究,也侧面反映了楚国王宫生活的奢华和时尚。

  考古发现,龟山汉墓、狮子山王后墓都修建有豪华厕所,这说明,汉代宫廷的豪华厕所已成标配。

  王公贵族如此,平民百姓的厕所也算卫生环保。早在汉代,悬空式、蹲坑式、坐便式厕所一应俱全,旱厕水厕皆有,结构合理风格多样,设有便坑、扶手、脚垫,屋顶辟有通气天窗,地面铺设花纹方砖,而且有了男厕女厕之分。这些都说明,厕所作为汉代住宅建筑的一部分,已经达到很高的水平。

  大量的考古证明,汉代很多厕所其实是和居室院落合为一体的。比如,北洞山汉墓就配套有三个厕所,可谓当时“几室几厅几卫”的典型代表。

  汉代时,猪代表着财富,养猪业相当发达,出现了专门的养猪场。汉代的厕所常与猪圈建在一起,形成一处单独的院落建筑,这种与猪圈联合的厕所,称为“溷”(同“浑”),猪场旁侧的厕所建有高大的围栏和宽宽的阔檐,以遮风挡雨,称为“溷轩”,溷轩内设悬空式厕所,下面与猪圈相通,便便直接进入猪圈,方便和猪粪一起打扫。当然,也有专家认为,古代粮食产量不高,饲料缺乏,猪会直接进食人的粪便,既环保又省饲料,会形成一个生物链的循环。

  这种溷厕一体的陶制品,在徐州地区大量出土。最著名的是,在韩山疗养院东侧,曾出土了一个绿釉猪陶圈,猪圈内建有悬空厕所,一侧有6个台阶通向厕所。这从一个方面也表明,溷厕一体的悬空式厕所是当时的主流。 全媒体记者 李琳 魏欣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