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经沛县的那些河

1.jpg

黄河夺淮前的沛县周边水系。


  ◎胡其伟

  春秋时期,沛县一带即有一条古代运河——黄沟,黄沟也称黄水。《水经注·泗水篇》云:“黄水出小黄县黄乡黄沟……东流于沛县,入泗水。”

  1194年,黄河于武阳决口改道,侵汴夺泗流经徐州入淮河。元代贾鲁治河以后,黄河独经徐州,大运河徐州段因“借黄行运”成为漕运重地。运河的兴盛,繁荣了漕运事业,促进了经济发展。

  当前,沛县处于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以及大运河国家公园两大重大工程的节点位置,应将泗水与黄河故道两张牌用足打好。

  黄河与沛县

  历史上,黄河长期为害沛县。

  元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贾鲁河修成,虽在元代效果显现不大,但在明代前半期成为黄河主河道或主要支流。再加保漕运,塌场口 (在今山东鱼台县谷亭镇北)引水入泗,黄河对沛县影响较少。

  明弘治八年(1495年),派副都御史刘大夏筑塞黄陵冈、荆隆等七处,并于北岸筑堤,起胙城、历滑县、长垣、东明、曹、单、虞城诸县抵沛县入泗水,长360里,名“太行堤”,使黄河河道由兰阳、考城、归德、徐州、宿迁,南入运河,会淮水东注入海。明代后期(1506年后),保明祖陵声起,睢、涡、颍等口逐步筑塞。河南境内的黄河两岸堤防形成,河患移至山东和江苏。当时贾鲁河淤塞严重,需开新河将黄河引至邳州,出淮阴入海。

  正德四年(1509年),曹县杨家口河决,徙至沛县飞云桥入运,冲成丰沛大河,史称浊河。此后至万历年间,丰沛一带时时受黄水之害。万历以后,潘季驯“束水攻沙”,筑沛县窑子头至秦沟口(即邵家口)的70里长堤。通过潘季驯的治理,黄河主道沿虞城以东(以西全淤)的古汴水行水。从此,黄河结束了多支分流局面。万历六年,潘季驯在丰县筑黄河大堤一道,并筑徐、沛、丰、砀缕堤140里。黄河南岸以贾鲁河淤垫的高地为界(后筑南堤)。此后数十年内,沛县受黄水影响较小。

  万历三十二年,河决朱旺口,河臣曹时聘于第二年率领五十万民夫,于万历三十四年四月筑成朱旺口至徐州小浮桥(今称庆云桥),长170里的新河,黄河主道北迁。两个月后,河决郭贯楼(今李寨北约5公里的郭楼附近),北入秦沟旧道。第二年,又在杨村集(今宋楼南约3公里)以下,陈楼(属沛县地)以上,多处决口。从工部侍郎沈应文言,由南支行水(约占70%),这南支河道即今砀山县唐寨至萧县郝集的废黄河。河道基本固定。

  此后,虽然到清初丰沛段经历几次决口,但不像万历四年前年年水淹。康熙初年,黄河主道徙至丰砀边界,河患减少。嘉庆元年(1769年),河决砀山庞家林,冲成庞林河。

  咸丰元年(1851年),河决砀山北岸有蟠龙集,大溜冲成今大沙河。咸丰二年至九年,决口堵后复决(咸丰三年后未堵),河水仍沿该道,造成两岸淤垫抬高,将被截断的庞林河、太行堤河(顺堤河)、营子河及黄河多支时冲刷的故道的泄水阻在西岸,自寻出路下泄,形成一条纵贯丰沛县的弯弯曲曲自然河。

  泗水与沛县

  《元和郡县志》记载:沛县,泗水自西北流入,东去县五十步;《金史·地理志》曰:沛县有泗水;《明史·地理志》:县东有泗河,自山,鱼台流入境。

  乾隆《徐州志》:泗水自鱼台流至沙河入沛县境,二十里为湖陵城,二十里至庙道口,三十里至县城,北为北门渡,有飞云桥。十五里受金沟口水为金沟渡……五里至沽头,有上沽头渡,有下沽头渡。十里至谢沟,达于州境。明时,漕运由徐州入泗,北抵会通,故亦名漕河。其中提到的庙道口、飞云桥、金沟、沽头,这些都是当时泗水在沛县境内的渡口。

  庙道口在明沛城北三十里处安国乡,滨临泗水,元时起设有运河水闸,过去在沛县民间曾流传着一歌谣:“丰县的烟,沛县的酒,光棍(流氓、头面人物)出在庙道口。”庙道口所以能与丰、沛县齐名,就是因为它当时是水路交通上的大渡口。正德十四年(1504年),明朝武宗皇帝沿运河南下巡视,曾住过此处,并在宋氏楼设宴款待群臣。

  飞云桥是古沛一大景观。在今江苏沛县南,跨泡水(即丰水),为往来津要,桥近歌风台,因汉高祖《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句得名飞云桥。明正德四年(1509年),黄河徙决,由此入运。嘉靖以后曾多次为黄河支流所经。桥始建时间目前无从考证,据推测此桥最迟建于元朝,明清时期多次重修。相传,飞云桥造型精致优美,整体为石制结构。桥两旁精雕鲤鱼15条,姿态各异,栩栩如生。

  金沟在明沛城东南六里今湖屯乡境内。民国九年《沛县志》上说:附近水中多沙,有的像金沫,因此称为金沟。金沟也是泗水上一个重要渡口。泗水济宁段地势北高南低,河水常受浅阻,大船通行困难。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在沿途设闸控制水流。元大德十年(1306年)即在金沟建闸,以后在元、明时期多次对金沟闸进行改建,使金沟成为一个重要渡口。

  沽头在明沛城东南二十里泗水东岸,今属胡寨乡。元大德十一年(1307年)在此设闸,闸分大、中、小三个,每闸相距五里,大闸(湖西农场)在北,中闸(胡寨乡)靠近沽头,小闸(今属山东)在南。明、清两朝对沽头闸不断扩建,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在沽头又建筑了城墙,城内设有“工部分司署”,专管沛县一带河道和闸座事务。城内还建有仰圣书院和沽头精舍(学舍),这些都是当时沛县较高的学府。该城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毁于水灾,工部分司署于次年迁到夏镇。现在沽头、大闸、小闸等村,都是在原处建起的村庄。

  现实意义

  泗水、黄河故道是贯通运河文化带及黄河文化带的桥梁和纽带。一方面是因为故黄河本身即是今黄河与大运河贯通的地理纽带。另一方面,历史上长期“借黄行运”——黄河河道即是运河河道,历史上“治黄”与“治运”皆由漕运总督总揽,即便是泇河开通之后,回空漕船依旧走徐州入黄河南下,因此现存的黄河故道徐州至淮安段,也就是古运河。黄河、运河密不可分。

  开发泗水、黄河故道是实现精准扶贫的抓手。

  历史上保漕、保运的政策使得苏北、鲁西南、豫东、皖北地区牺牲最大、收益最少。“涓滴归槽”使得水稻田变成旱作田,百姓生活环境变得非常恶劣,至今该地区曾有多个国家级贫困县(河南民权、宁陵、虞城,安徽砀山、萧县、灵璧),苏北鲁南也是相对落后地区,沛县受害尤甚。

  受黄河水患影响,沛县县城也多次迁址。

  目前,沛县已是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第44位;中国工业百强县第62位;全国科技创新百强县第57位,但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黄河故道历史遗存丰富,主要有四个方面:

  一是泗水、黄河故道本体遗产。包括水壑水柜(如微山湖)、堤防(太行堤)、闸坝、坝口跌塘、险工遗址、渡口河口(如庙道口、金沟口)等,具有很高的文物价值和科技价值。泗水、黄河故道本体就是一部中国水利科技露天博物馆。

  二是泗水、黄河故道沿线的相关附属建筑,包括与黄河故道沟通且密近的河湖闸坝(如微山湖二级坝),治黄的官署、卫所、厅汛遗址(如沽头分司遗址等),祈祷祭祀的庙宇遗址(如高祖庙、天妃宫等),皇帝巡视、名臣建功的纪念性建筑,有关“河漕”的各类遗迹,等等。

  三是泗水、黄河故道区域内被黄河冲毁、淤废、湮没的古运河(菏水、沛泽等)、古城址(留城、胡陵城等等),古墓葬和其他古遗址,等等。

  四是关于黄河故道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关于泗水及黄河故道的神话传说、民间故事、民歌民谣;泗水、黄河故道沿线和黄河夺淮700年间所产生的各类相关表演艺术,如徐州琴书、柳琴戏、唢呐艺术、舞狮子、跑竹马、龙灯舞、传统武术等;黄泛区的相关社会风俗、礼仪、节庆,包括各种庙会等;相关的传统手工艺技能;与上述传统文化表现形式相关的文化空间,包括历史地名等。

  (作者简介:中国矿业大学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研究院研究员 历史学博士)

  《大运之河》周刊第19期

  感受长河脉动/倾听千年回响

  记录河畔烟火/讲述中国故事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