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东汉传入 谐音『清廉』 这种纹饰的青花瓷寓意

1.jpg

徐州博物馆馆藏的明代青花一把莲纹大瓷盘


  ◎文/图 郝心耀

  “余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这是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对莲花的赞赏,也是中国人对圣洁、清廉品质的诠释。

  莲花有着“花中君子”的美誉,也是中国传统的吉祥纹饰。早在东汉时期,随着佛教文化的传入,莲花纹饰开始在陶瓷器皿上出现。

  南北朝时期,这种纹饰成了瓷器上较为常见的图案。明代永乐、宣德时期的青花瓷器上,“一把莲”成为典型的装饰图案,并且这种图案的瓷器在后世的清朝康雍乾三代被大量效仿。

  徐州博物馆珍藏的这件青花一把莲纹大瓷盘,烧制于明朝宣德年间,宣德皇帝朱瞻基是明朝第五位皇帝,史称太平天子。宣德一朝虽然只有10年时间,但是制瓷业在前朝基础之上迅速发展,将中国陶瓷工艺推向了一个高峰。

  此盘高8.6cm,口径44.5cm,重3180g,盘口微微收敛,盘璧呈现均匀的弧形,盘腹较浅,圈足低矮,是一件典型景德镇官窑青花瓷器。瓷盘以白釉为地,盘心以青花料绘制的一把莲纹,是一种固定的青花瓷纹饰,也称“一束莲”。莲花以绸带缠扎,花束中配以莲蓬、茨菇、红蓼、香蒲等水生植物,上部花叶疏密有致,好似随风飘展;下部根茎又似在水波中轻轻荡漾,婀娜多姿。纹饰的外圈绘有缠枝莲纹,口沿处绘制海水纹,瓷盘外侧同样绘有缠枝莲纹。

  盘心纹饰的主题是青花釉料绘制的一朵朵莲花,“青莲”与“清廉”谐音,寓意清正立本、廉洁自好。

  茨菇是一种水生植物,叶子好似一个个箭头,看似锋利,但并不伤手。《农政全书》记载:“慈姑,一根岁生十二子,如慈姑之乳诸子,故名。”寓意为官者应爱民如子,为官一任,哺育一方。

  红蓼是一种野花,花语是立志。越王勾践“目卧则攻之以蓼,足寒则渍之以水”的故事里,正是用带有刺激性的蓼花来刺痛自己的眼睛,以使自己能不辍于朝政,这也是君子不忘初心的印证。

  香蒲也是一种水生的草本植物。《为始安王拜南兖州刺史章》中记载了一个和蒲草相关的故事,“臣职右南阳,谢蒲鞭之政。”古代官吏用柔软的蒲草做鞭子,不会对人造成太大的伤害,这也预示了官吏的宽厚仁慈。

  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 “四菜一汤”告诫官员廉洁自律、清正为官的故事,在民间依旧广为流传。青白相间的青花瓷,自然引起了朱元璋内心的共鸣,特别是寓意清廉高洁的莲花纹饰更是深得圣心。其后的永乐皇帝和宣德皇帝延续了这一传统,他们让御窑特别烧制了这种带有莲纹图案的瓷盘,作为赏赐给大臣的物品,勉励官吏们要像一把莲一样,集多种美德于一身。

  这件瓷盘的珍贵之处还在于它极具时代印记的青瓷釉料。明朝万历十七年王世懋所著的《窥天外乘》记载:“永乐、宣德间,内府烧造,迄今为贵。其时以棕眼、甜白为常,以苏麻离青为饰,以鲜红为宝。”文章中提到的正是景德镇官窑烧造的一种特殊的青花瓷——苏麻离青。异常温润的白釉底色上,沉稳的青花色异常浓重,黑沉的铁锈斑在平滑的瓷器表面显而易见,青釉料浓密处明显有晕散开的感觉,这就是典型的永、宣年间苏麻离青的特质。

  传说明代永乐年间,三宝太监郑和七次下西洋,从伊拉克萨马拉地区带回一批苏麻离青釉料,用于官窑烧造青花瓷器。苏麻离青,又称苏泥勃青,名称的来源应是波斯语“苏莱曼”的译音。苏麻离青属于低锰高铁类的钴料,烧制后青花呈色浓重青翠,色性安定。因为苏麻离青含铁高而含锰量低,在适当的火候烧造下呈现出蓝宝石般的鲜艳色泽,还会出现银黑色四氧化三铁结晶斑,这就是后世无法仿制的“铁锈斑痕”。

  由于苏麻离青的釉料源自进口,而明朝中期之后,中央政府开始迁界禁海,限制进出口贸易,那么苏麻离青的釉料也就再没有机会进入中国。清朝朱琰编撰的《陶说》里这样评价了宣德官窑的青花瓷器:“此名窑极盛时也,选料、制作、画器、提款,无一不精,青花用苏泥勃青。至成化,其青已尽,只用平等青料,故论青花,宣窑为最。”徐州博物馆珍藏的这一件青花瓷一把莲纹瓷盘正是宣德官窑的上品之作。

  瓷器这种优秀的艺术载体,能够传数百载而历久弥新,其记载的一把莲纹饰所蕴含着的优秀中华文化才能传承至今,既能让我们欣赏青花瓷器表现出来的艺术价值和文物价值,更能让我们领会到其中深藏的清正、清廉的政治内涵。这正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和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根源所在。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